愿饮一盏口嚼酒

0

君の名は.0

愿饮一盏口嚼酒,
可唤三载牵丝梦。


1

单单就这部电影来说,并不是一个悲剧,当时我也并没有哭,这样的结局,真好。

重要的人,不能忘记的人,不想忘记的人

是的,这是,而并不是一个名字。
用笔写在书上,记在日记里,写在你我手上,名字是毫无意义的。就像它出现在遇难者名单中,只是一个冰冷的名字罢了。幸好在你手上写的是“喜欢你”啊。这样才会有相互吸引的动力吧。
三叶为什么能够割去头发赶赴东京,泷又如何会独自跑到荒凉的山谷,三年前已经有了答案。

2

一条短短的绳结系住了二人。

聚拢,成形,捻转,回绕,时而返回,暂歇,再联结。这就是组纽。这就是时间。这就是产灵(musubi)

“产灵”可能没有很好的表达出它应有的含义,但我想每个人都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样的东西。这是祖母所说的,而祖母与三叶四叶经常在做一些绳结。不同颜色的丝线纵横交错,一旦成节,就难以分开。我们文化中类似的正如中国结,比这样一个绳带要复杂多了。

等待就是它本身的目的。不一定等到甚么,只要等,连系就在。
——梁文道

名字忘了一次又一次,而结不散。

3

我最感兴趣的是口嚼酒,从一开始制作的过程我就被吸引了:少女嚼下米饭再吐出,经过自然发酵形成酒。而承装米的盒子,同样是用红色的绳线所系住。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这一过程很美。这代表了三叶最重要的东西,是她的“一半”(灵魂的一部分,或者说是神明与现实的纽带)。或许这是陨石撞击后三叶唯一能够留下来的东西吧,而泷喝下了它才得以再次回到过去。

水也好,米也罢,还有酒,什么东西进入身体的过程,也叫作产灵(musubi)。进入身体的东西,会和魂相结合。所以今天的奉纳,是宫水一脉传承百年,让人和神灵相联结的重要的传统。

喝下口嚼酒是进入身体的结合过程,那么制作口嚼酒,便是如同系结一般。三年前三叶除了给了泷自己头上发带的绳结,能够让二人相遇相识,更是“准备”了灵魂的绳结。泷和三叶能以这样的一种方式结合,真的很好。

4

喜欢只有相互才是美好的,很羡慕这样的人,也为他们祝福。可是如何才能满足这个条件呢,交换身体是一个好的选择吗?能够喜欢别人并去追寻是一个很重要的技能,但另一方面,知道别人喜欢自己,自己也能喜欢对方却是可遇不可求的。就像三叶能从乡下来到东京,就可以正好碰到了列车上的泷,这种可能性有多少呢?而从嘈杂的列车上,泷又能记得住一个只有一面、一带之缘的人的名字吗?或许很多人都觉得这只是电影中剧情的需要吧。

可我确相信,的确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,但是你永远不可能提前预知,因为真正能够触动内心,变成不想忘记的人还是少数,大多数只是匆匆的过客。或许等到一两年后,甚至七八年后,对往事重新回忆,才发现原来结早已牢牢系好。

祖母说她们家族一直都有这种“交换身体”的梦,三叶父亲母亲是否也交换过呢?我感觉可能没有,因为他之前很少理解三叶的变化,虽然说最后父亲还是相信了女儿进行了演习,这可能只是一种信任。如此看来交换身体也并非是一个达到相互喜欢好的选择啊。
三叶帮泷去和前辈约会,自己却不知为何在镜子前落下了眼泪;泷与前辈身在一起,心却不在:电梯里努力不让自己碰到前辈,在展览馆看到糸守町的图片,伫立许久……因为他们已经知道了,谁是

重要的人,不能忘记的人,不想忘记的人。

5

君の名は.
这句话没有用问号,心中已经有了答案,看似是最重要的元素,却又是无足轻重的代号。五年后,我们知道了泷已经毕业,希望成为一个即使城市突然消失,也能能够让城市留下些什么的建筑师。而更重要的是三叶的故事,从乡下来到城市,应该比泷更辛苦一些。
最后泷从阶梯又下到上,三叶由上至下,相遇无言,却又猛然回头相问,可能是对他们最好的结局吧。
君の名は.1


End?

仔细想想,哭和笑一样只是感情的表达而已,即使是喜剧,我们被泷和三叶的追寻过程所感动,为最终的相遇而喝彩,都是可以用这种方式表达的。那么我,或许是没有到最后哭或笑的时候吧。


写于2016.12.3 17:00,成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