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场10元钱的表演

10元钱的一场表演,显然其舞台不会是那种豪华的剧院,而是露天的街头;演员没有也英俊的脸庞,曼妙的身材,而是耄耋的老人;演出的内容也不是吹拉弹唱,而是略有苦情的言语。这一切,一直让我在怀疑这是否是一场真正的表演,不管怎么说,这种金钱的交换我也不知道用什么定义去好。


吃完早饭走在路上,快要走到天桥的时候被旁边的一个老奶奶A拦住了。老奶奶面带愁容,向我借钱吃饭。我停下来脚步,正在思考着这一切的发生。这位奶奶根本不容我思考回话,立即拉来另一位奶奶B,继续诉说他们的痛苦遭遇:来北京打工,却找不到工作,只好去火车站等家人来接,身无分文,旁边奶奶B肚子不舒服拿着纸,需要钱买药,如果不想给钱也可以去旁边小卖铺买饼干……说了这么多,我还是有一点心存疑虑:如果只是买吃的东西,那我还好接受一点。于是我去街边小铺买了仙贝和脆皮肠,交给了她们。接过食物,奶奶A即刻打开包装,大口大口吃了起来,而B却没什么胃口,不知道是真的有病了还是不喜欢吃。吃罢,她们又说要去借钱坐公交车去北京西站,指着公交牌说982路就到了,票价好像是一位四五元吧。但是一味着要求我去做这些,那么我真正对她们的帮助有多大呢?我问她们,到那边怎么办呢?她说去找人再借钱吧,不行就去派出所。怎么回去呢?晚上十点多家人就来了,我不用管了。其实我真是有想和她们一起过去的想法,想把她们送到车站去看看。问她们老家,说是河南的,我说巧了我也是啊,她也很高兴,都是老乡,祝我学习顺利,身体健康之类的……这时突然奶奶B说公交车方向反了,拉着奶奶A走了,说是到路对面的站牌。我一看确实是的,再一抬头,她们已经不辞而别,离我几米远了。所以她们不要车票钱了吗?我刚想离开,却发现我也要走到马路对面,她们没有走最近的天桥过去,而是跑到了反方向,那她们会去哪里呢?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这么闲,开了一辆ofo,追了上去……但直到我从反方向走最近的天桥到对面的公交站,依然没看到她们两个人,接下来我又耐心等了十分钟……没错,我还是被骗了。982路从身边经过,然而不需要上车的人是不会去坐的。


我想如果是骗子的话,或许还会再次出现吧?就是这样天真的想法,让我仔细看了看路对面,还真有一个老奶奶模样的人在向不同人问着什么,我赶快翻过天桥,去看一下是不是原来的那个人。
img1
看起来好像不是。比我的拍照还要主动,她和她“老伴儿”迎了上来。
img2
这次说的是她陪老伴儿来北京看病,没钱了,要借钱去西站找老乡回家,如果不想给钱就买点吃的喝的……看来也是一个老师教出来的啊。我说那一起去吃饭吧,又突然太累跑不动了。一边的老伴儿是“行动派”的,没说什么话,拉下衣服然我看了看脖子后面的膏药,又拿出一张火车票证明自己来过这里。但这么主动地拿出物证,反而会有更多露马脚的机会。我首先说看一下身份证吧,老伴儿说没带。那奶奶的呢?奶奶坐汽车来了。看一下病历吧。没带。在哪一家医院看病呢?随便指了个方向。你们老家是哪里的呢?奶奶是河南的,爷爷是山东的……哎,这样以后真是不好意思说自己老家在哪里了。软磨硬泡都不行,老奶奶就打发我走了,毕竟打扰到做生意了。我可能是那天真的没事吧,干脆就坐在他们旁边了。
也不知道她们之前遇到过我这么无聊的人没有。走到了公交站牌,坐了下去,看是在等公交车,却又没有向他人再要钱了。
ing3
老奶奶已经彻底嫌弃我了,离我远远的。留下她老伴坐在一边,接着我坐在他旁边。全程没说过什么话的他,我问,“老爷爷,您几岁了?”“75了。”从他的容貌和状态,应该也不是在说谎。我也注意到他背的袋子,信访两字是不是也暗示着什么呢?想问他是否来信访过,他却耳朵不好使,说听不清。接下来他开始问我了:“小伙子在这个学校读书吗?”“是的。””现在开学了吗?“”没有,我是过来先实习,暑假后入学。“”哦……“”那学费多少呢?“短暂沉默后,他突然问我。”硕士研究生一年8000,但是也会有一定的补助。“”包吃住吗?“”都需要自己交钱,比外面便宜。如果学习好也会有奖学金。“”哦,学得好的有,学得孬的没有……“爷爷若有所思地点点头。
突然爷爷起身,原来是来了一辆公交,奶奶已经在车门等候。在上车之前,爷爷似乎对我做了一个什么手势,也没有看得太清。
img4
在眺望他们离去的时候,公交车线路我还是看清了,是711路。


一场10元钱的表演可能只是一种比较自我安慰的说法。之前我觉得贪婪和恐惧最会让人上当受骗,让人失败,如今可能还要加上过分的同情心这一点。这种套路确实不少,但我真的希望有一天能够真正帮到需要帮助的人。社会上有很多的公益组织,我们会吧钱慈善地捐赠出去,却无法保证钱是否真的用到了地方。我们能得到的,只有自己内心认为的满足和慰藉。它本不应该是一种交易,而是不求回报发自内心的行为,这种行为更应该得到保障,而不是利用。每多一次,表演的交易,可能就会少一次,真正的善行。

虽然是这么说,但是看着老爷爷一言难尽的表情,我还是在想是不是他的孙儿要上大学了呢?但对于他们的表演,我没有付钱,我不能再以同样的方式受骗了。这点理性我还是有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