愿善良能被温柔以待

时间上相隔一年,空间上相距两千公里,每年此时,似乎都应该总结一番。在前一天,脑海中就蹦出了这样的一句话:愿善良能被温柔以待。

2018


一直以来,我或许都是以规则和义务去衡量价值或者评价行为。一个人应做的事情做好了,那就无可厚非。除此之外,如果能做些有益于他人的事情,那确实值得表扬一下,甚至去敬佩,但也不是必需品。但问题也在于,什么是每个人该做的,什么是必须的义务,我的标准似乎又太统一。

就像,扎根农村的支教老师,边远地区的医生。如果有着较高的知识技能水平,其义务当然不应该仅仅局限于一个小破村落:其自身的发展受限,对自己没有尽到挖掘潜力的义务;收入,生活水平较低,自然也没有对家人尽到义务;服务对象所带来的社会价值,也可能不如在高水平的平台下来的多。因此我把他们往往就划分到了“不值得学习”的范畴之中。


另外还有,是一种逼上梁山的行为:为了生存,而去进行的“不善良”的事情。比如家人生病没钱,铤而走险进行了犯罪。不论目的是什么,在我看来都不是从轻处理的一个原因。既然选择了这条路,那么就应该做好其失败、暴露的代价。不然社会中最重要的法律规则就无法保证其公正性。


不管是前一类还是后一类,我以前的心情可能或是崇拜,可能是赞叹,可能是不屑,亦或是可惜。找来找去,似乎缺了一种,那就是感动。在我看来不应该做的事情,不值得做的事情,不必如此。


从自身看少的是感动,从外在看便是缺乏了一丝温柔。在上面那些例子中,我考虑了一圈,考虑了很多,唯独没有把自己考虑成他们。虽然说是不可能的,但至少应该从中寻觅得到他们情感的一些踪迹。这些东西是没有办法用外人的价值所衡量的。


和善良需要区分的,是可怜。分辨的方法,从我看大概就是主动和被动的区别吧。相比于温柔,用同情可能更加适合。可惜的是,这种东西也越来越多被利用。但是否选择同情,往往只在于自己的判断。人们麻木了,判断的阈值就高些,选择无私给予别人的帮助也就少些。

与此相比,善良是别人的主动,是一种已经发生过的别人的某些善意,是已经送出去的礼物,当然对象可能不一定是自己。无论如何,都希望能够抱以温柔相对。当善良无法被识出,被嘲笑,就是对他人最大的伤害。


2018,愿常怀感动,愿善良能被温柔以待。